首页 >民生娱乐

媒体人保利俱乐部风波徐小平们当了一把权力

2018-11-07 16:32:14 | 来源: 民生娱乐

媒体人:保利俱乐部风波 徐小平们当了一把权力嫖客

原标题:保利俱乐部刷爆创投圈,徐小平和同行们冒充了一把权力嫖客丨冰川观察

这恐怕是创投圈和创业群体最为堕落和丢人现眼的一次展览了。那些喜不自禁的创投精英们,不能像古代的状元们那样高头大马展示自己的文才武略,却强行地要在自己的头上安个权力嫖客的名头,才落得了个心安。

昨天晚上,我的朋友圈被各大创业公司和投资机构的发言霸占了。一个疑似营销号的所谓名单,居然掀起了创投圈的八卦热潮和营销大趴。

有人借着报平安完成主动辟谣式营销,有人借着捞人再次加工鸡汤:这事儿告诉创业者的是,在上升的事业之外,还需要建立能为事业保驾护航的社会关系。

不把任何话题转换为鸡汤,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创业者;不把任何话题转换为借势营销,你就不是合格的新媒体从业者。

创投江湖被一份名单搅混水,那么,互联公司的CEO们,真的都是俱乐部常客吗?

谁制作了创投圈被抓名单?

以保利俱乐部为代表的三家俱乐部被查封,一家媒体采访了一个不知名的核心人士说,这是某商学院根据地,互联一半CEO都去过。

而到了昨天上午,这个传言先是变成了九成创业公司CEO都去过,然后又变成了CEO几乎都去过。

事实上,三家俱乐部尽管有名,但我询问一圈,居然没人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周围有人被抓走,当然也没人承认自己去过。如果真的如某自媒体所言,耸然听闻到很多公司连早会都没办法召开的话,我们不可能没有任何消息。

在没有严肃媒体介入和权威信源之前,最好对那份某自媒体不断更新的疑似名单保持警惕。事实上,太多暧昧不清的表述,存在着故意设置议程的嫌疑。

在昨天流传的公号配图中,打码加正中间的一位穿裙子的女性,使得整张照片似乎充满暗示。而一排三人中,唯一一名缺席的,椅背上赫然有着三个字,徐小平。

如果说早前中国天使投资人中的红是薛蛮子,那么这两年公众最熟知的天使投资人非徐小平莫属。这个极富表演天赋的天使投资人,通过媒体,在中小创业者和公众心中塑造了创投圈红的形象。

而用这张照片做配图,可见其背后心思。

事实上,这张照片源于去年股权通成立的发布会现场,照片中不幸被打码的女性,是男星佟大为的妻子关悦,另一位男士则是股权通创始人张骞。

不出意外,这份名单之中,恰巧有几个名字能与徐小平匹配,比如:

Daniel (男)著名投资人,目前正在让被投的创业者捞人,下了死命令!赶在明天头条出来之前捞出来

▲某公号列出的疑似名单

而更离奇的地方在于,这个公号居然开始号召大伙在其后台报平安。通过报平安的方式,营造出一种紧张的节奏感。

于是,热点一个跟着一个

媒体人保利俱乐部风波徐小平们当了一把权力

,徐小平辟谣之后,是某理工大学教授,接着是某投资人招了

热衷于传名单的公号,是某个针对燕郊中产阶级的营销公司账号,这个账号上达天听的可能性太低,也同样不太可能一夜之间混入CEO圈。

创投圈喜欢高档会所:坦诚

一份疑点重重的名单演变成了全行业事件,互联公司的白领们至少要负一半。挤完周一的早班地铁,等半个小时的办公楼电梯,他们终于在枯燥的周一早上找到了合适的消遣。

但问题是,为什么就连互联公司的员工们,都愿意相信自己的同行很可能是那个去了会所的倒霉蛋?

这可能要从创投圈的社交结构说起。

商务社交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交络。美国Cadre公司创始人和执行总裁德里克科伯恩在《社交无用》中曾总结,商务社交是一种络结构,人们借助络交换有价值的信息为彼此服务,构建一个以信任为基础的组织,而商场社交失败的人,多半是将状结构的社交给弄成了线性结构:把延时满足当成了及时满足的交换。

到了互联圈,或者更准确地说,是创投圈,更是这样一种实质赤裸表面道义的社交结构。这样的社交结构,需要几个元素:(1)信任为基础(2)有利于构成状结构(3)延时需求多于及时需要(4)彼此服务。

在中国,哪种社交形式能完美满足这一切元素?

答案正是俱乐部,或者说,是高端夜总会。

▲某高端夜总会内部

高端俱乐部的存在是刚需。人生四大铁中,一起嫖过娼始终位列第一。美女环绕之时,双方都拥有了坦诚相对的信任感,而俱乐部的高门槛,也保证了能够形成发散和互相连接的状结构。

如果在俱乐部里的关系维护好了,那么,下一步很可能就是去泡桑拿谈生意:这种据称起源于黑社会的协商方式,依然是现在很多商界精英的最爱。

如果留心,你可能会在很多创投群里发现一种特殊的招聘需求,其通用格式为:

某私募基金想聘请一位投资关系主管,性别女,最好不是金融或投资专业,30岁以内,漂亮大方,年收入7位数左右,可能会很晚才下班。

这是传说中的IR,看到招聘条件,大概你也能猜到七位数年薪需要你付出些什么。

尤其在国内。风投基金喜欢说的概念是投人。那么,如果不陪着投资人出入俱乐部,一起泡桑拿,恐怕,人家不太可能会知道你的长短。

而在中国,创投圈的生态更为奇怪。一方面,2016年,随着资本日益冷静,大量随着创业浪潮而起的中小创业公司很难拿到融资,让他们的生存难上加难;另一方面,中国的人才危机,并没有因为互联浪潮的兴起而被彻底解决,真正优秀的创业者凤毛麟角。

这就导致了小创业公司不遗余力讨好投资人,而投资人却在不遗余力讨好处于顶尖位置的创业者。

这样的生态,决定了任何一个营销号借势弄出一个方案,都能成为热点。毕竟,在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扫黄打非面前,互联公司更加人人自危。

或许名单是假,但活跃于类似俱乐部的人群分类大概不差。营销号们准确利用了生态制造话题,而被制造话题的互联公司们,则利用话题怒刷存在感。

创投圈为什么要去凑神秘俱乐部的局?

昨天下午,一个美元基金的合伙人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,为什么没人找我报平安,难道我被忘了吗?

这个提问就开始奇异起来了。为什么一个没有任何瓜葛的人,还非得往上凑,难道这是某种形式的权力游戏?或者说,是不是只有进过保利夜总会的人,才进了创投圈的核心层?

在中国的世界里,是有许多圈层的。从外人的角度上看来,创投圈自然都是鲜衣怒马,少年得志。本来嘛,离钱那么近,上下几千万,哪个圈也没有这个圈那么富裕啊。但是恐怕,尤其在京城创投圈里,核心的圈层,未必是每个创投人都能够挤进去的。

▲传徐小平报平安截图

江湖上传闻着徐小平投资的各类笑话,不过在徐小平的朋友圈里出现,那必须是光环四射啊。

其实保利俱乐部已经被辟谣了和保利集团没有任何的关系,但中国创投才俊们恐怕要的就是这份神秘感。为什么以讹传讹、三人成虎地硬要把保利俱乐部传成了创投圈和创业者的顶级俱乐部?

要知道,那些鲜衣怒马的投资经理们,一个月要看几百份商业计划书,平日里蓬头垢面,主要睡觉时间就是在飞机上;而那些创业狗们三更半夜还在赶工写代码,看见投资经理就想下跪磕头的怂样,整个就是社会底层啊,哪跟顶级扯得上半毛钱关系?

恐怕就源自于对权力的想象了。

在中国所有过往曾经被披露了的顶级俱乐部,包括天上人间;以及还有更多冰山下面还没有被披露出来的顶级俱乐部,背后所隐藏的,全是对权力的想象。

在顶级俱乐部里,尤其是京城的顶级俱乐部里,总是隐藏着权力出没的痕迹;而在历次这些顶级俱乐部里中枪的,也总是屡试不爽地出现权力冠冕者的身影。也就是说,进入顶级俱乐部,也就意味着进入权力的眼睑,总有可能成为权力青睐的对象。

每一个创业的屌丝都知道,以及每一个支撑创业屌丝的创投屌丝都知道,只有进入了权力的眼界,创业者才能成为马云、马化腾、李彦宏式的商业顶层或者最少靠近商业顶层。模式什么的,是说给市场听的,进阶成为了商业红顶,这才是光宗耀祖,能到互联大会上去讲话的角儿。

当然,并不是每个俱乐部都是和权力相关的,多数不过是诲淫诲盗,甚或只是莞式服务的派生品而已。但是既然把俱乐部开到了京城,那么越是显得顶级,显得高不可攀,显得充满神秘感,越是能够吸引一众来想权力朝拜,一心向往黄马褂,顺便玩玩石榴裙的恩客们。

因此,在各地若隐若现的各类顶级俱乐部,实际上都玩弄的是权力的神秘感。这和海外声名斐然的好色客俱乐部不太一样,那边厢真的吸引的就是有特别癖好的富翁巨擘,像扳倒了克林顿总统的检察官斯皮策,也就只能叫个脱衣舞娘到家里来,根本玩不起那么高级的俱乐部。

现在明白创投圈媒体玩的是什么了吗?不过是在进入不到权力核心层之后的一种准自慰:我们也是权力核心圈里的人呢!即便被扫黄,那也得是权力核心圈子,才有资格被扫呢。

这恐怕是创投圈和创业群体最为堕落和丢人现眼的一次展览了。那些喜不自禁的创投精英们,不能像古代的状元们那样高头大马展示自己的文才武略,却强行地要在自己的头上安个权力嫖客的名头,才落得了个心安。

话说这是什么新经济?练就了一身互联的铁布衫,就为了耍一把旧权力时代的裸卧钉板?这大约就是中国特色的新经济吧。或者说,中国的新市场经济,还依旧是权力市场经济?

而更重要的是,在调侃和刷屏之外,我们是否还可能再回头去反思另一则没那么好玩的、被湮没掉的、无法在周一早晨当消遣的?

胡涵 新京报创客报道部副主编

[:唐艺赫 PN085]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