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民生教育

起底自媒体做号产业链文章多抄袭拼凑团队月

2018-08-15 15:05:50 | 来源: 民生教育

起底自媒体做号产业链:文章多抄袭拼凑 团队月入数万

在各自媒体平台,经常有这样一批稿件,它们顶着“百万阅读量”的光环,却被人指责内容抄袭、标题党以及低质。

这些爆款文章的背后,是一群专门的做号者,他们有的单打独斗,有的团队作业

起底自媒体做号产业链文章多抄袭拼凑团队月

。他们能在几十分钟内炮制出一篇爆文。这些文章更像是从高效流水线上制造出的产品,鲜有思考和普遍意义上的原创。一些文章通过抄袭、拼凑事实、巧立标题甚至夸大造谣,只为获取高阅读量。高阅读量带来的高收益,是他们唯一的目的。

在络世界,大量自媒体平台账号被公开叫卖,还有个人和机构提供培训服务,为做号者传授打造爆款文章的秘籍,更有人出售“一键伪原创”的洗稿软件,形成“骗流量”的产业链。

有律师指出,对于造谣夸大、严重失实的做号者,其行为涉嫌违法;络平台应建立快捷投诉、曝光和处理机制,严惩侵犯知识产权或造谣言论的行为。

目前,一些自媒体平台已出台措施对一些违规账号进行封禁等处罚。近年国家版权局和国家信办也分别就打击络侵权和整治“标题党”的问题频频“发声”。

4月3日,一篇名为《邓超和杨幂撞衫,杨幂放话:撞衫不可怕,谁丑谁尴尬!》的文章成为某平台推送的爆款文章。

截至4月9日,这篇正文不足300字,配有5张络图片的文章,获得了近6000条友评论。

“文章其实很简单,但肯定是爆款。”24岁的大四学生石磊有些眼红地说,此文阅读量不会低于600万,后台广告收益可能在500元左右。

石磊的另一个身份是——一个“做号者”团队的老板。

在多个自媒体平台,他拥有10多个自媒体账号,养活着5名员工。团队月产700多篇文章,大多是娱乐八卦类。

整天围绕明星写各种文章的他坦言,平时并不爱看明星的娱乐八卦,他写文章只是因为能挣钱。

群中,有人收购某平台账号。

“爆文”出品已成套路

在石磊看来,写就《邓超和杨幂撞衫》一文并不需要太长时间,“都是套路”。

他分析说,此文的作者应该是长期关注热点明星的微博,一旦有娱乐话题性的素材出现,配上微博图片或友评论截图,再适当加一些该明星的背景内容,就可以马上成稿。

这也是石磊和他团队的常用套路之一,通常分钟就能写出来这样一篇爆款,“看似简单,但考验的是作者的感,和对娱乐话题的把握。”

去年8月中旬发生王宝强离婚事件后,他曾根据上的各种猜测和传言,写了一篇600多字,7、8张配图的文章,上午9点多发稿,11点时,文章的阅读量已经超过了千万。两小时后,账号直接被平台封停。

石磊说,娱乐八卦文章的标准路数是,只需要三四百字,配6张图,开头引述明星新近的事件,中间交代背景,最后加几段自己口水化的看法,“想到哪儿写到哪儿,就是一篇文章。”

标准化操作时,他一般用10分钟翻看上的资料,15分钟写稿,剩下5分钟想一个足够吸引人的标题。

按照他的效率,每天最多可以产出10篇文章,最少也会在5篇。日积月累,他已对很多明星建起了资料库,写谁点击高,如何起标题,几点发最容易火,都心中有数。

群里有号主打出广告招聘写手,以文章阅读数计酬。

内容红利催生做号大军

上大学头两年,石磊只是一名热爱阅读的工科生,他花大把时间泡在图书馆,一坐就是半天。如今,他自嘲只要连续坐上两个小时,腰就会疼。“做号要长期坐着,对身体损耗大”。

吸引他继续“坐”下去的,是文章流量背后的“内容红利”。

近年来,多个自媒体平台为鼓励原创,相继推出广告收入补贴机制、原创补贴等政策。补贴的高低与阅读量等指标的高低挂钩。

正是看中了高阅读量能带来高收益,去年上半年,大三的石磊决定加入“做号大军”。他开始在不同的平台注册账号,“同一个内容多一个平台分发就能多获得一份收益。”

他并不讳言是因为钱。

正在读书的他一个月生活费是3000元钱,他去年4月在某自媒体平台账号发出的第三篇稿子,阅读量就超过了300万。一篇文章的3000多元广告分成足以抵得上一个月的生活费。

他在这个自媒体平台发的前两篇文章内容已经记不清了,“反正就是正常的、普通的文章。”而第三篇被他定义为“不正常的文章”。

他记得文章是写“一名老汉被城管围殴,路人无一相救”。他说,最初看到的这则消息,是一条没有时间地点的图说,他在上找了更多城管图片,拼凑出了一篇四五百字的图文消息。

“有一些自己加的内容和夸张表述。”他坦言,“我会故意说城管拿着‘三到五米长’的棍子,然后说‘持续地’殴打,各种语言加工,故意去引导读者的情绪。”

当晚9点左右石磊将稿子发布后,第二天发现,文章已经有了300多万的点击量,就连常年不见的初中同学也跟着转发。该文章的最终收益为3000多元。

石磊说,当天他特别兴奋,还跟父母打,说挣了好多钱。当时觉得自己很厉害,现在回想起来,这文章写得太冒险了。

“之前看到很多人都这么写,阅读量也很高。”石磊说,在阅读量与收益挂钩的利益驱动下,很多文章都是在打擦边球,追求爆款,因此在内容和标题上大做文章。一旦成为爆文,收益自然不低,如果一旦被追究,大多是封号处理。

事实上,按照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,散布谣言,谎报险情、疫情、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,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。

根据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,编造虚假的险情、疫情、灾情、警情,在信息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,故意在信息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;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石磊说,他从最开始写时事领域的文章到如今转向写娱乐、情感类文章,也是因为社会时政类稿件容易“走火”,不太敢写。

去年冬天,石磊不再单兵作战,通过同学们的介绍,招来了5名“”,开始运营他借亲戚身份证注册到的10多个账号。

员工们的薪酬与账号的广告收益直接挂钩,5名员工中,做得特别出色的员工每月收入能达到万元左右,其他几名学生兼职,月收入两三千元。

石磊粗略计算,按照如今每月700多篇文章算,团队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有三四万元。

上卖家出售的各平台文章采集伪原创软件,通过搜索显示阅读量超过1万的情感类文章。

围绕做号形成“骗流量”产业链

在做号江湖中,像石磊这个团队一个月收入数万并不算多。

长期观察这一领域的自媒体作者马伟民介绍,草根形式的散户和团队做号者广泛存在,但还不足撑起整个市场,真正的大玩家,早已经机构化运作,“一个近百名员工的公司,每天可产出数千篇文章。”

另有圈内人士介绍,这些公司化运作的机构,常常会通过地下渠道批量购买平台账号,在运营过程中,也会应用各种类型的软件收集文章,进行“洗稿”(注:将他人的文章拼凑、转化说法形成新的文章)。

事实上,如今围绕做号已形成一条“骗流量”的产业链。

做号的门槛不高,因此不断有人为了追逐利益而“踏入江湖”。他们有的像石磊一样自己摸索,还有人愿意花费数千元报名参加上的培训班。

去年11月,北京女孩李敏就曾花费近2500元接受了一场系统的线上培训,在群里,讲师们会教授如何做号赚钱,从理论体系到实践操作,如何大批量注册账号,如何在某一平台打造爆款文章,如何悄悄打入自己接来的广告,事无巨细。

此外,大量自媒体平台账号被公开叫卖,更有人出售“一键伪原创”的洗稿软件。

在一个自媒体号主聚集的群中,新京报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