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民生风情

链焦虑币圈链圈业者特有精神疾病

2018-08-01 19:01:00 | 来源: 民生风情

“链焦虑”——币圈、链圈业者特有精神疾病

焦虑,本是人类为适应生存环境而产生的一种基本情绪。大多数人对于身边未知领域,都会有焦虑情绪,如业绩、前途、婚姻等等。然而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却有一件事物让部分人觉得越是了解得清楚,就越是产生焦虑情绪,甚至是恐慌。

它,就是区块链。

本来区块链、数字货币在我眼里,都是投资品,但手里越来越多的资料和数据,让我觉得这事儿越来越不靠谱了。

投资机构益融汇创始人刘横告诉懂懂笔记,去年他的公司原本打算涉足区块链业务的,也有部分理财投资者前来咨询比特币、莱特币的代投业务。但在完整地将国内区块链行业分析之后,他却坚决终止了这项业务的开展,说白了,发币就是割韭菜的骗局,而纯技术上也并非无懈可击。

正如最近True Link Financial的创始人斯廷奇库姆在一篇题为《区块链是一项垃圾技术》的文章中所言:区块链不仅是垃圾的技术,还是糟糕的未来愿景。迄今为止区块链未能实现广泛应用,原因就是建立在信任、规范和传统制度上的系统只要运作起来,天生就要胜过区块链设想的那种不需要可信任方的系统。

不过这种声音依然掩盖不了大量区块链从业者的冲动和焦虑。

尚未离场的炒币者,币价暴跌被套牢

大量的投资者、投机者、创业者,正随着区块链本质渐渐浮出水面,而感到焦虑不堪。那么,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链焦虑的产生,不同状态的从业者,又会出现怎样的焦虑情绪?

现在一些币圈朋友坐在一起,都很少聊炒币了,作为一名资深的老韭菜,老朱有点懊悔当初冲动涉足币圈了。他表示,半年前币圈好友相约咖啡厅,都是情绪高涨的分析哪一种数字货币具有投资价值。而现在,大伙偶尔一聚,却都只能相互吐槽币圈近期热议的焦点,以缓解各自的焦虑。

从1万多美元,跌到现在的在7千(美元)左右徘徊,谁能够以平常心对待?老朱告诉懂懂笔记,从2月份开始,他每天回家的时间也来越晚,为的就是减少与家人,尤其是妻子共进晚餐的机会,怕被问及比特币涨跌的情况。

金融从业者出身的老朱,去年底从股市惨败退出后,便一心想要涉足投资正在暴涨的比特币、以太币等大热门。在他眼里,股市就好比是一位老态龙钟的长者,很难挖掘出新的投资价值;而区块链却像是一名充满活力的少年,前景充满未知与好奇。但同样是金融专业出身的妻子,却不这么认为,甚至十分反对他这种冲动的做法。

开始我觉得女人目光短浅,无法看到数字货币未来的价值。因此,他并没有听从妻子的规劝,而是将从股市中撤出的那部分资金残渣,加上抵押车子所贷款的资金,通过代理交易平台,购买了价值近20万美元的比特币。尽管是在比特币万元高位入手,但不久之后,币值就已经上涨了35%,这让他仿佛看到了投资创富的希望。

那时我觉得自己的决策完全是对的,但她(妻子)却认为有泡沫、风险大,让我见好就收。在币圈杀红了眼的老朱,哪有那么轻易就收手。加上币圈朋友们的极力怂恿,他私底下又向部分亲友借了钱,继续追高买入10万美元的比特币。

没想到,过了春节之后,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就开始接连暴跌,3月份甚至频频破及7千美元的关口。一开始,币圈的朋友们还总是相互勉励,坚信数字货币一定会再次回暖,然而价格却一次又一次跌破了心理防线。老朱的心态,也彻底处于崩溃的边缘。

用炒股的话术就是被套了,但更要命的是,我还举着外债。相比其他焦虑的老韭菜而言,老朱的压力更是巨大。他告诉懂懂笔记,他先后两度买入的比特币,平均下来已经亏损了超过40%。如果现在继续持币观望,他担心会继续暴跌。要是低价抛售,则除了还清银行贷款之外,还会欠亲友将近25万元人民币的债务,现在最怕人家问比特币的事,一提心脏就受不了。

对于现在还沉浸在币圈难以自拔的一些投资者来说,近两个月数字货币价格的跌宕起伏,的确让他们坐立不安。尤其是那些被割了好几次,还在奋力生长的老韭菜们,如果狠心抛售手中持有的代币,则意味着血本无归。

这就左右为难了, 一方面担心跌价,另一方面担心没有新韭菜来接盘。

然而,除了被割的韭菜们感到煎熬之外,割韭菜的一部分发币机构,也渐渐有了新的烦恼。

猛割韭菜的发币机构,因信任危机而忧虑

节奏太慢了,节奏太慢了!你们都干什么吃的!!

过完春节之后,几乎每周例会,梁海鹏都要声嘶力竭的向员工们吼这句话。他所创立的这家区块链企业,成立至今已接近一年,也正酝酿发行自有的数资货币--PBC。但在私募认购推动方面,进度却十分不如意。

而且,技术进度滞后的问题,也导致我们自己的数字币和流通的比特币、以太坊之间无法实现平台交易。他告诉懂懂笔记,国内区块链企业跟风发布的数字货币并不少,但自身并不具备有流通价值。这些所谓的山寨币若要让他产生价值,首先就要使其能够和比特币、莱特币、以太坊等现阶段流通量较大、投资机构较为认可的数字货币,在平台上达成自由交易互换。如果做不到这一步,那么(企业)所发行的数币,就几乎没有任何意义。

海鹏表示,他应该算国内较早涉足区块链的一批人了。因此

链焦虑币圈链圈业者特有精神疾病

,在底层技术上,他一向都求稳不求快。在他眼里,无论是发币、代投还是各类区块链的衍生应用,都离不开扎实的技术底盘,而他对于团队开发人员的要求也是精益求精。

猜你喜欢